夢境文 20160620

“放心,我會好好對待你的家人,你的僕人,還有你的…女兒,嘿嘿”。說話的是眼前一個矮矮又肥胖的人,就像電影裡那些猥瑣的富翁,喜歡到處搜刮女人那種。

我在維德的臉上看到了極度憤怒的表情。 “看吧,一切就跟我說的一樣。他們只會毫無不留情的奪取你的一切”。我心裡嘀咕著。 但契約已經簽了,一切都已經無法改變。除非…嗯。

我深深吸了一口氣,看了看窗外的夕陽餘暉。 那一年維德的父親在荒郊野外中看到了我,出於憐憫,他好心收留了我。 在往後15年的歲月裡,我陪伴了他的孩子,也就是維德,我們一起長大。

維德遺傳了他父親的宅心仁厚,卻沒有繼承他父親的精明實幹。在他父親死後,雄厚的家業遺產,並沒有帶給他平順的生活。反倒是周圍的虎豹豺狼太多了,大家都在覬覦他的財富。而最後,讓眼前這個噁心的傢伙給奪走了一切。

一幕幕過往的記憶浮現在腦海裡。如果不是當時他的父親出手相助,也許那一年我已經倒在荒野中餓死了吧。既然這樣,也許,該是我報恩的時候了。

“叩” 僕人們把該收的東西都收走了,順道把門關上了。房間內就剩下我們,還有那個”新主人”。 沒時間了,就是現在。

我從後方一把抓住了新主人的脖子,右手從背後抽出了隱藏的刀。看準了他的胸口直接刺進去。 就這麼幾秒鐘的事。維德沒有反應過來,而是睜大眼睛一直看著我。

我一手抄起桌子上的契約,立刻丟到旁邊的壁爐裡。 “快走吧,我來替你頂住。” 我刻意壓低了音量,並走向門口,希望能爭取一點時間。

“不用,一起走吧。他們不會這麼快知道的。” 維德已經回過神來了,拉開桌布,把屍體擠進了桌子下。

也好,一起走,如果路上有什麼事情發生,我也好照料著他。於是我打開窗戶,先跳到二樓,在跳到一樓的走廊上。

運氣不錯,我看了一下周圍,沒有人發現我們。於是我準備要衝向大門,維德這時候拉住了我。 “逃跑守則的第一條就是不要用跑的”

“馬的,都這種時候了,還來這套” 算了 雖然我真想把他打暈然後拖著走,不過我也注意到已經有人接近。 從轉角處,兩個巡邏的守衛迎面走了過來。

“該死,剛剛忘了把刀抽回來” 我心裡開始盤算著,要是事跡敗露了該怎麼辦。 幸好,這兩個守衛只是瞧了我們一眼就擦身而過。

就這樣我們若無其事的往前走,忽然背後響起了一個低沈的聲音:”你們在逃命嗎?” 我以為被發現了,立刻轉身一拳想要立即擊暈身後的人 不過維德立刻擋住了我

那人又繼續說:”別擔心,我也是在逃命,想讓你們帶著我” 維德跟我點了頭

好吧,時間不多了 不應該再耗在這裡 於是我轉身繼續往前走 我們已經走出了房子,很快就可以逃了出去

忽然間,周圍的人開始吵雜了起來 很多人都跑來跑去

糟糕,不好。 我看到前方守衛急急忙忙要將大門關上 可惡,就差 200公尺就到了 這時候身後的房子裡也傳來了叫囂之聲

一定是事跡敗露了,怎麼辦? 身旁剛加入我們的人也緊張起來了 “怎麼辦?我們要被抓回去了。” “我們各自分開,躲開他們的追捕,然後找時間翻牆出去” 維德說。 也只能這樣了,我立刻轉身,衝進了旁邊的房子裡。

進屋前,我瞄到了一群護衛衝出來要抓人。太陽幾乎已經沒入了地平線,昏暗夜色隱藏我的行蹤,而維德與那個路人也早已失去蹤影。 “算了,先保命,然後再找機會看看能不能找到他們。”我一邊想一邊衝上了屋裡的樓梯。幾個箭步後已經衝到了3樓,一邊是陽台一邊是一間間的小房間。順著長廊我跑到了最後一間,打開門,又迅速關上去。

這是一間空房間,裡面擺了幾張桌子,沒有任何人。我跑到窗邊,看到外圍圍牆就房子外面不遠處。我開始思索著要如何才能夠脫離險境。此時,我聽到了外面走廊上開始有動靜,似乎是前面房間一間一間的被打開來檢查。

我往門口方向一瞥,忽然看到門的正上方似乎有個可以蹲著的空間。於是我把窗戶打開,佯裝我是從窗戶逃出去的樣子,然後立刻轉身攀爬到門上方的小空間裡。

“砰” 的一聲,門被撞開。兩個守衛進了屋裡開始搜尋,他們看到了窗戶被打開,立刻走到窗邊,想看我是不是躲在窗邊還是已經逃逸。這時候房子外面傳來了一些叫聲,好像是…已經抓到了一個人?屋裡的兩個守衛急急忙忙走了,我終於鬆了一個口氣。

抓到了一個人,不知道是誰,希望不是維德,要不然他要替我受罪了。打定了主意我決定去找他們。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