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次前世回溯紀錄

9月17日,我在微信上加了一位香港的 Mandy 老師 (我沒有問過她的職業,但是在根據朋友圈上看的動態,以及她在後來的溝通中,有提到治療等事情,因此讓我稱一聲老師吧)。她在豆瓣上發了一篇文說可以幫人做前世回溯(&治療)。

加她的原因也很簡單:10個月前認識一個女孩,3個月前開始追求。這段時間以來,我付出了很多,但是得到的情感回饋很少,甚至每況愈下。從某一次吵架開始,就是一直處在互相傷害的局面。一但相處稍微好轉,就會有新的阻礙出現,也許是別的男生,也許是疫情(異地),也許是…。每天心裡都很累,時不時的想要放棄,但是每次看到她的臉,聽到她的聲音,就不由自主的留了下來。周而復返,再加上爭吵與冷淡,到最後傷痕累累。

從小來自爸媽的兩個觀念:

但我心裡漸漸有個疑惑,如果不能知道過去做錯了什麼,那要怎麼能真正的懺悔呢?

就好像,如果今天我潑了一盆髒水到別人身上,過後我在向他道歉:對不起我剛剛撞到你了,請你原諒。

那他會不會覺得,我在戲弄他?他會不會更生氣?

本著這樣的疑惑,以及最近的情感傷痛,我又開始尋找著前世回溯相關的資訊,然後因緣際會下找到了 Mandy 老師。

由於我在上海,Mandy老師在香港,而且疫情的關係,我也沒辦法抽空去一趟香港。因此整個前世回溯的過程是老師透過微信電話去引導。

跟網路上很多別人分享的狀況不一樣,其實我的回溯過程是以一種上帝視角的方式『觀看』著,我沒有辦法去控制過去的那個我。

例如老師在過程中要求我走到哪個場景,但在畫面中的「我」並不能操控。取而代之的是我的視角,直接就到達了指定的地點。又或者要求我去問別人一些資訊,場景中的那個我都沒有說話,而答案在某個時刻突然就出現在我的腦海中。


前世一

映入眼簾的,是一個在城牆外(宮殿外)的市集,我的女主角穿著和服,撐著一把油紙傘在小攤販前挑東西(首飾)。老師要我去跟她互動,我走到她身邊,她對我沒有反應,像看不見我似的。仔細看著她的臉龐,跟這一世的她還有幾分神似。這時,遠處的「我」走了過來,他們禮貌性地打了招呼。不知道這一世的我們是什麼關係,但此時我感受到了我對她的感情。

去問她的名字

我問了,但是她沒有回應我。再問一次,腦海裡出現一個『聲音』:晴子。

畫面一轉,出現的是一個葬禮。晴子跪坐在靈堂的一側前排,面無表情。而「我」則倚靠在房子外的大門。

是誰過世了?我不知道。老師讓我去問晴子,要我走進去問。下一秒我直接出現在晴子前面,我叫了她,而她面無表情地說了一句:(你)走吧。接下來不論我說了什麼,她都不再回應。整個靈堂裡也沒有人理我,沒有人看到我。而那個『我』呢?依然還在門口。同時,我感受到了一點愧疚之情。

那個去世的人是誰?他怎麼死的?兇手是你嗎?

接下來我看到的,是黑色陰暗的天地,環繞周圍都是砲聲,喊叫與嘶吼。是戰爭,旁邊是四處逃散的人,而我跪坐在地上,前面躺著一個人。雖然看不清面孔,但我知道是他,那個在靈堂裡被祭拜的人。老師問了,是你殺害了他嗎?不,不是的。我知道不是我,可是我心裡就是充滿了愧疚,好像這一切都是我的錯。

那個人到底是誰?跟晴子是什麼關係?跟你又是什麼關係?

於是我看到了一個畫面,我回到了剛剛那間屋子,但是不是葬禮,而是一個私人聚會。他坐在主位上,我是那個客人,而晴子則在他的右後方跪坐著。我跟他是什麼關係?他(可能)是我的上級兼好友。而他們的關係是什麼,父女?兄妹?還是夫妻?我問了,但是那個「我」並沒有按照我的想法行動,他們還繼續聊天著。而我依然不能確定,只是心裡出現了一個“感覺”,他們應該是夫妻。

那你們兩個呢?你們又是什麼關係?有著什麼關聯?

想著這個問題,我看到了一個房間。在房間的角落裡,我親吻了她,她閉著眼並沒有抵抗,而是順著我。畫面似乎就定格了,沒有18禁(笑),但是我感到五味雜陳。親密的關係讓我很驚喜,但因為不知道他與她之間的關係,因此,心裡也有了一點罪惡感。

那你們在一起了嗎?

我想並沒有。因為接下來是我離開的畫面。她在屋子裡做著家務,而我在很遠很遠的地方看著她。我們視線一度交會,然後她低下頭繼續忙著手裡的事情,再也沒有抬頭看我。我聽見了那個「我」在內心裡跟她道別。

最後,我坐在一個山洞邊,旁邊是懸崖,山外是一片寂靜的森林,天上還高掛著圓潤的月亮。一切是如此美麗的景色,而「我」卻已經年邁,心中浮起了很多點點滴滴,最後,帶著遺憾與自責,吐出了最後一口氣。

前世二

畫面開始是在一個山谷中,像是在南美洲的古文明遺跡。而我在山洞中挖掘尋找古物,身邊有個小助理,一個年輕的女孩。後來挖掘累了,我們一起躺在草原上休息,我靜靜的聽著她闡述著夢想。在這一世我們似乎不是情侶,而是朋友、同事、師徒之類的關係。

你對她有感情嗎?

我想是有的,我感覺得出來。但是這個感情,更多的像是長輩呵護晚輩那樣(這一世的我看起來40幾歲,她20幾歲)。也許是心中是有那麼一點傾心,但是不越界。

那你們為什麼沒有在一起呢?

畫面一轉,我們掛在懸崖峭壁上,我手中死死拽著一條鐵鍊,而她在我的下方也拽著同一條。四周的天氣很惡劣,大風不斷地吹打我們,已經快要沒有體力了,這時後我聽到她哭著說了一句話:「不要讓我一個人面對」。但是下一秒,她墜入了無盡的山谷中。我感到了很深的自責,我又再一次沒有照顧好她。

前世三

夕陽下,一片金黃色的麥田映入眼中,我一手撫摸著即將成熟的麥子,一邊走向她,然後從後面摟住。這一世感覺像是中世紀的歐洲,這是我們的農場,而我們終於是夫妻了(感覺的)。到了夜晚,屋子裡,她很開心的待在我身邊,但也還是責備我很少回家陪伴她。我向她道了歉,說沒辦法,為了工作。

你是什麼工作?

我不知道,沒有人說,沒有答案出現,也許依然是個軍人,也許是個小官吏,也許只是某個富貴人家的僱傭。反正應該是經常外出的職業。

未來

未來的你們在一起了嗎?

在接受指引後,我看見一個女生在廚房裡做飯。老師讓我叫她名字,看她是否會回應。我叫了她的暱稱,小熊。「她」回應了,問我怎麼了。

為什麼不叫她的姓名?我想可能是我害怕吧。雖然她跟我的小熊幾乎長得一模一樣,聲音也非常相似。但是我心裡的感覺,她們不是同一個人,她只是另一個很像小熊的女孩子。我害怕一但叫出小熊的真名,就會證實她們不是同一個人。

那你跟小熊呢?

我看到在夜晚,一個小區裡,她抱著我哭泣。什麼原因不清楚,也許是她想結束,也許是我想離開了。我想,是我的可能性更大一點吧,因為又感受到了最近這幾週的那個感覺:不甘放棄,卻又傷痕累累,累得走不下去了。

然後她跑進屋子裡,留我一個人在外面,那份自責感又出現了:對不起我又沒辦法繼續陪伴妳了。

後面還一個零碎的畫面,是我牽著她的手在外面逛街。

最後你們在一起了嗎?

在生命的最後一刻,看著年老的我,旁邊坐著年老的「她」,是之前看到的人,輪廓真的跟她好像,而我心裡有個淡淡的遺憾。

在結束之前,老師要求我問,這一世我該學習什麼課題?我看到一個發著淡藍色光的人形光體在我面前,在我的腦海中浮現了:忍,放下,以及勇敢。


後記

首先先謝謝 Mandy 老師,整個回溯是在半夜12到2點多之間。我還真沒有想到居然花了這麼久。非常感謝她的協助。 其次老師問我,感覺真不真實?

說實話,我不知道。我一直都是個想像力很豐富、但注意力很容易分散的人。我的經驗也跟網路上看到的人不太一樣,另外,回溯的過程也有一點干擾,但我已經盡力的專心了。

像之前看到別人的心得,回溯看到的東西是不是真實,不是我等凡夫俗子能確定的。但淺意識回應的人生課題,是我們必須要面對的。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